“深情即是一桩悲剧,必得以死来句读。”


[枪支]过日子(1-7)

*不想多码了,神烦。算是试阅,吧。

*喜欢的点个红心蓝手吧,我大首师没有全民CP是不对的。

*出现名字的都是我的老师们,首师初中部的首师高中部的新东方的,都有。

*有很多副皮,BL,GL,BG,都有。

*段子有,荤段子也有,剩下的看我节操。

 

1.

鲁迅先生有句话说得好,人要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。

这是李洋来到高中校园时的唯一想法。

那年,李洋十五岁半,是个土生土长……当然以后就再没办法长在故土的,山东人。

2.

说到山东,一般人会想到什么?

山东大煎饼?孔庙?蓝翔?新东方?

Whatever.

山东人口稠密,该地界常出学霸,每个小村庄中都几乎有几个草窝中飞出的金凤凰。

就比如说,李洋他爸。

这年头,有点志向的人都想削尖了脑袋挤进北上广深之类的大城市中,找个工作,再上个户口。从此就可以举家脱离穷得鸟不拉屎的故土,海阔天空。

所以,李洋的父亲也不例外。

李爸爸在北京城打拼多年,终于在李洋十五岁那年,办得了北京户口。

于是乎,李洋被迫参加了北京中考成了一个……北京高中生。

3.

正所谓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。

李洋遗传了他爸的好脑子,生来就自带学霸体质。

……一考试就能让人跪着叫“爸爸”的那种。

在学生时代,有两种人最是可恶。

一种是动不动就秀恩爱的恩爱狗,另一种就是平时不显山不露水,一下发成绩就能得道成仙的,学霸。

很不巧,李洋就是后一种。

4.

然而学霸也是会怂的。

由于陌生而产生的恐惧是无解的,更何况李洋从不是一个无畏的人。

他习惯走一步,然后看十步。

“哟,这么巧。”当李洋的新同学陆陆续续走进教室,一个男孩跟他打了个招呼,就坐到了他右手边的座位上。

李洋循声望去,目瞪口呆。

来人的名字叫陈伯瀚,李洋认识他。

5.

陈伯瀚,明确人设啊,是个老北京,富二代金币属性加成,家里有套四合院。

陈伯瀚他爹炒楼,顺手买过几栋楼,转手又不好卖,就随随便便地租了出去。

结果,其中一间房就好巧不巧的被李爸爸租了去。

这也没辙,这年头北京的房价太贵了,就是把山东的李家祖宅卖了,也换不来北京三环地界学区房的一间卫生间。

陈伯瀚是家里最小的,又自来熟得很。李家还没来北京几天,他倒先和李洋混了个脸熟。

但是……

6.

李洋明显惊了:“你不是比我小一岁吗!怎么和我同校……还同班?”

陈伯瀚一脸的无所谓:“作者说了,不跟你念同一级,怎么跟你谈恋爱?”

陈伯瀚一脸的无所谓:“我聪明啊,上学早。”

好吧。李洋就这样随随便便地败下阵来。

7.

李洋他们班,是他们学校的七班。

他们学校的班级构造稀松平常,十个理科班,两个文科班,其中七、八班是理科实验班。

而七班呢,就是那种比上(八班)不足,却也有限;比下又余得很充分的班级。

绝对不是最好的,但比绝大多数人强。

和李洋一样。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7 )

© 李染字增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