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深情即是一桩悲剧,必得以死来句读。”


[枪支]段子2

今天来不及了,三次元的事情以后再说。
说个短段子好了。
晚安。

2.
众所周知,陈老师是个A,但是个信息素闻起来不明显的A。
只有一股子白开水的味道,不仔细闻,O都闻不到。
哦,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另说。
很久之后的后来,李洋和陈伯瀚滚到同一张床上去了。
啊,终于啊。(亲妈表示泪流满面。)
这下好了,他俩信息素一个杂揉,李洋的信息素就华丽丽地蜕变了。
从茶叶沫子变成了一盏香茗。
但还好,办公室里AO少,这事没被捅出去。
只有刘学升老师这个蔫儿坏的O爱奚落李洋:
——“哟,是谁把我们小李同志给泡了啊?”

评论 ( 5 )
热度 ( 7 )

© 李染字增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