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深情即是一桩悲剧,必得以死来句读。”


[梦话]而废

*原曲:河图《云舒》
*填词:李增色
*只当作梦话看吧,叹气。
*“借月光雪色个中精魄,为你博喻。”

若说风雨不须归,若说得仁九死未悔。我曾中流誓前路,当岿然无畏。
世人各异行色,定释我无罪。颠沛欣然作陪:厮守无非、朝夕相对。

是事常与愿违,即离与我相悖。如相隔澄明山与水,理当抉择进退。
宗祠中桃花酿一醉,梦里外故人是谁。怎敢一而再拼却玉碎?

情辞断章骈句,留白从何接续?自长梦惊醒,这眉批权作结语。
是半途废止,却妄言此行不虚。借月光雪色个中精魄,为你博喻。

也曾晏晏试新妆,也曾乘机夜话参商。也曾同游老故乡,反认作他乡。
从来梦里黄粱,梦醒总沦亡。可笑春风桃李、南风我意,俱是空惘。

曾写下“多情长,终究不敌炎凉。”人表里被岁月抛光,尖刺锐不可当。
演不来彻底的清狂,装不来满面扮相。怎配活像个常人模样?

情辞断章骈句,留白何必接续?有几番陈词,避讳你名姓终局。
是向来薄幸,我来去未告未别。这娑婆世间各有因缘,各自擦肩。

若说“公竟渡河”,总该有蒹葭岸。若沉舟破釜,应勇似一夫当关。
是时过境迁,这世间趣舍万殊。是螟蛉蝼蚁蟪蛄朝暮,生即离去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李染字增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