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枪支]过日子(8-15)

*抱歉,久等了。







枪支同人衍生:过日子



作者:李增色







8.



一位老师模样的年轻男人推门而入,原本如一锅沸水般欢腾的同学们立刻安静了下来,在一秒钟的时间完成“从欢天喜地的认亲现场到面无表情的坐如钟”此套完整动作。



李洋看得目瞪口呆。



前排的一个包子脸小男生以亲厚而嫌弃的的语气说道:“唉同学们呐,您们可真给咱长脸。”



一个满头呆毛的男同学听到了,居然欢乐地朝包子脸男生奋力鼓掌:“bravo!”



包子脸男生很谦虚的:“过奖过奖。”



包子脸男生还要开口,然而坐他旁边的一个肤色偏白、头发做成奇怪造型的男生朝他隐晦地比了个中指,于是堪堪住口。



班主任以叩门的姿势敲敲讲台,班里又是一静。



9.



“同学们好,我是你们的班主任,我姓赵。”班主任用近乎是砸的力气在黑板上写下一个龙飞凤舞的“赵仁”。



“我这个人,名不副实,脾气算不得太好,”赵仁停顿片刻,视线锁定了方才竖中指的男生,“所以,麻烦这位同学在军训前把头发剃了。”



班内哄堂大笑,唯恐天下不乱。



白皮肤男生与老师相顾无言,唯有点头。



赵仁又在名字下方写下一串数字:“这是我的手机号,当然我微信号也是这个。”



“顺便,我教语文,所以我完全不指望你们和我友善相处。如果你们这群理科实验班的学生,有的人已经决定了在我的课上学别的,那就请做好和我死磕到底的准备。”赵仁严肃地说道。



“好了,你们也做个自我介绍吧,踊跃一点。”



10.



班里又是一阵安静,大家几乎都被震住了。天地良心,现在再给这帮崽子们一人赠送一个胆子,他们也完全不敢“踊跃一点”。



大概僵持了两分钟,一个身材高挑的姑娘起身走向讲台:“那我先吧。”



“我叫李牧人,”她的马尾辫极长,转身时扬起黑色的弧线,“籍贯是湖南娄底人,今年才来北京。可能我的普通话说得不太好,只能请同学们见谅了。”



话虽这么说,李牧人的普通话其实非常标准,咬字异常清晰。



同为外地人的李洋含恨想着自己蹩脚的鲁地普通话,羞愧得无地自容。



陈伯瀚也戏谑着捅一下李洋:“你听听人家的普通话,啧啧。”



李洋更郁闷了。



“我这人没意思,也没什么好介绍的。要不就这样?”



李牧人没有等待任何人反应,径直回到座位,颇得李太白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”的精神,深藏功与名。



“天哪女神威武!”方才说意大利文的男生接下茬。



坐他后面的兄弟一脚踹向前排:“丢人现眼的东西。”



11.



然而李洋敏感地发现,陈伯瀚循声看向踹人同学的眼神,堪称怜悯。



12.



“怎么了?”李洋轻声问道。



陈伯瀚偏头解释:“没什么,可怜一个运气不好的人。”



李洋与其说识趣不如说谨慎地没再追问。



陈伯瀚眼神有如实质的端详着李洋,最终从心底扒拉出一点混沌的赞赏,接着满意地移开眼——李洋这人就这点好,有适度的好奇心,但不贫嘴,看得懂人脸色。



… …殊不知李洋的脸快被陈伯瀚看得烧起来了,



陈伯瀚把手边的一个小男生揪起来:“小冉,叫兄弟们。”



男生掏出根笔敲了三下课桌,只见陈伯瀚等六个男生浩浩荡荡地走上讲台。



李洋:?



赵仁吹声口哨:“可以啊同学们,这很‘活跃’。”



李洋听见之后气短地抖了抖。



13.



讲台上。



那个满头呆毛的男生率先道:“我叫张杰,名字挺常见的。我跟谢娜没关系,而且并不会唱歌,让大家失望了哈哈。”



之前踹人的男生手插兜垂眸着说:“程诚。”他的骨架细细高高,相貌有些过分的清秀。



包子脸男生开心地接过话茬:“我叫张荞麟,弓长张,荞麦的荞,麒麟的麟。我的男神是鲁迅,不接受反驳意见。”



陈伯瀚笑出了酒窝:“我叫陈伯瀚。他们忘说了,我们几个都是本校直升上来的,初中时是同班同学。”



那个被陈伯瀚称为“小冉”的男生说道:“大家好我叫冉令箭,可以叫我‘小冉’,不要叫我‘小箭’靴靴。”



先前被赵仁点名剪头的男生压轴,“我叫张崴,老师,”他看向赵仁,“我可以只把挑染部分的染回去,不剪头发吗?”



赵仁倚着窗台颔首:“勇气可嘉,但是很抱歉,不行。”



张崴耸耸肩:“好吧。”



张荞麟在背后狠狠地锤了下张崴。



张崴:… …



14.



李洋端端正正地坐在座位上,心里有点怅然若失的失落。



李洋原以为,陈伯瀚和他都是一样的初来乍到,根本没想到他是这个学校的老生,身边有这么多好朋友。



否则的话他根本不会多嘴跟陈伯瀚说话,套那个无用的近乎。



通过一个多月的相处,李洋已经明确地知道了:



——陈伯瀚是个值得深交的人。



15.



陈伯瀚等六人回到座位,都在笑着。



“我们几个吓着赵老师没?我没留意他的表情。”陈伯瀚询问李洋。



“我不太清楚,也许吧。”李洋客客气气地回答道。



陈伯瀚转过头,煞费苦心地藏起嘴角的笑意。



这么容易就不好意思了?



真好玩儿。
评论 ( 7 )
热度 ( 3 )

© 李染字增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