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深情即是一桩悲剧,必得以死来句读。”


偷偷摸摸写一首词

*给剪春雨太太  @viviceage_剪春雨 

*野路子十八流词作,写得糟糕。

*然后,我爱您!

*——“真心无关地位,你我同等高贵。”

 

你我 TO剪春雨《馥郁》

原曲:区诗文《不只爱情》

填词:李增色

 

目光停靠彼此相握颤抖的指尖,桃花渡雨前,百合香渐远。

隔着昔年你我遇见最钟情一眼,碎语都听倦,再添几笔尘烟。

 

大千悲欢,你我只是平凡。谁相遇、转弯,并肩到终站。

多歧路、生遇烦难,不敢苟且偷安。也许明天,仍有你相伴。

 

寤寐展转几回,独饮一瓢弱水,总要先倾心爱过谁。

结局与谁同归,这个世界,某个年岁?

真心无关地位,你我同等高贵。何方活得自在纯粹?

浮红尘一满杯,足够问心无愧。

 

尘寰多舛,人生喜忧参半。谁合拍、相知,目光都纠缠。

尾香中暗藏答案,无需反复试探。来路长短,我与你共看。

 

寤寐展转几回,独饮一瓢弱水,总要先倾心爱过谁。

结局与谁同归,这个世界,某个年岁?

真心无关地位,你我同等高贵。何方活得自在纯粹?

浮红尘一满杯,足够问心无愧。

 

贪恋一人眼眉,甘愿扬汤止沸,总要先倾心爱过谁。

故事讲到末尾,谁解其中,喜悲滋味?

若深情如一醉,余生把酒作陪。哪怕仅仅默然相对。

你我天生般配,不必他人知会。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9 )

© 李染字增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